中國西藏網 > 讀書

《雪堆白與菩薩牆》:人世間最真摯的情感

2019-09-18 西藏日報

  西藏作家張祖文的長篇兒童文學《雪堆白與菩薩牆》,是一部初看書名讓人一頭霧水,細看卻能品味良久,且余味悠長的書。“雪堆白”和“菩薩牆”是我從未見過的兩個名字。“菩薩牆”看字面,大概還能理解,但“雪堆白”真是讓人不解其意。看字面,還認爲是積雪覆蓋之地。看完書,才發現,雪堆白與菩薩牆是書中最具代表性的兩個地方,或者說,就是兩個地名。全書所講述的,就是一群善良的雪域兒女和一群流浪狗狗之間,在雪堆白與菩薩牆這兩個地方發生的一連串波瀾起伏的故事。小說時空跨度大、人物衆多、頭緒複雜,但作者以精巧合理的結構、清新自然的語言、跌宕起伏的敘述技巧,較好地處理了各種人物之間的關系,並以濃郁的藏族文化背景作爲鋪墊,以細膩而感人的細節描寫爲切入點,真實與奇幻交錯,展現了西藏濃郁的民族風情、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波瀾壯闊的社會變遷曆程。故事交錯發展,情節引人入勝。其中,給人印象最深刻的,還是對情感的描寫。

  小說歌頌了人世間最真摯的情感。流浪狗聚中的那個地方叫“菩薩牆”。之所以叫“菩薩牆”,據說與文成公主進藏時經常在那裏思念遙遠的親人有關。書中女主人公卓瑪說過,雪域上的人都知道,擦擦雖然小,只是一種隨身可帶、隨手可取的小物件,但它卻是藏族人民心中的一種聖物,一般與瑪尼石、經幡形影不離。也就是說,擦擦是一種高原人民離不開的宗教符號。而做擦擦最出名的一個欽莫啦做擦擦所需的泥巴,就是從菩薩牆那裏取來的。讀到這裏,讀者可能還是不明白爲什麽這取泥巴的地方叫菩薩牆。作者筆鋒一轉,馬上借卓瑪的嘴又說:“很久很久以前,我們雪域高原上有一個英俊的國王,叫松贊幹布,有一年,他從漢地迎娶來了一個漂亮的公主……”讀者此時一般都會明白,這肯定說的是文成公主了。果然,小說繼續說:“公主不僅人很漂亮,而且心地善良。她一來拉薩,就發現這裏有很多很多可憐的流浪狗。她……吩咐身邊的人……每天都由專人拿出一盆盆的糌粑,送到那些流浪的狗狗們身邊,讓它們吃。”之後,小說交待,說文成公主發現拉薩天很冷,流浪狗們都被寒冷的雨淋得濕漉漉的,“公主馬上讓身邊的人在這裏修了一堵牆,專門爲這些流浪狗狗們遮風避雨。而文成公主在我們藏族人心中,一直都是一個菩薩,所以,後來人就把這堵牆稱之爲‘菩薩牆’了。”這樣,讀者心中終于恍然大悟!原來,菩薩牆竟是如此來曆!心中自然便也會生出一份對文成公主的欽佩之情,覺得她對小動物的關心和關愛真是發自內心的。這種與動物和諧相處的情感,最能引起大衆的共鳴。畢竟,人類不是孤獨地生活在這個世界,人類必須要有朋友。這些朋友,最好的,就只能是動物。對動物的悲憫,其實也就是對我們人類自己的關愛。

  但有關情感的敘述卻並沒有結束,還繼續描述著文成公主自身的情感經曆。作者從菩薩牆的泥能制作出西藏最出名的擦擦入手,說:“公主畢竟是從遙遠的漢地來到雪域高原的,來了後,她一直思念遠在天邊的親人……就經常一個人偷偷來到菩薩牆這邊,就那麽一個人站在這裏,默默地思念親人。想久了,她就不停地流淚,而那些淚,則順著公主的鼻子,流到了地上。淚水一流到地上,那些受過她恩惠的狗狗們,就用舌頭把淚舔幹。因爲它們不願意看到公主傷心。但公主後來實在是太想念親人了,她怎麽都控制不住自己,就不停地流淚。那些淚水也是越流越多,流到後來,狗狗們是怎麽都舔不幹了!到最後,菩薩牆下的泥土就和那些淚水融爲了一體,變得越來越柔軟,卻因爲公主對松贊幹布的忠貞不渝,又讓那些泥土在柔軟中顯現出了一種無形的堅硬!”這樣,終有一天,一個欽莫啦發現“用這裏的泥巴做出來的擦擦,在柔軟中透著堅硬,在堅硬中又能讓人感受到一種無形的柔軟,這和欽莫啦最理想的擦擦原料真是不謀而合!”于是,高原上最出名的擦擦,終于因菩薩牆,也因文成公主而誕生了!

  小說的最後,還專門描寫了一幅阿米和文成公主會面的場景。當然,這場景是虛構的,但卻很有必要。場景中,阿米仿佛看見菩薩牆邊,有一個美麗的唐裝女人正朝自己款款而來。小說沒有明說那唐裝女人就是文成公主,但讀者一看,也會心領神會。阿米看到,那女人面容慈祥,眼神中充滿了憐愛。阿米心都融化了。爲什麽會融化?因爲他覺得,文成公主像他的阿媽。阿米一直都在思念著自己的阿媽,天天在想象著阿媽的樣子。所以,他看到文成公主,自然會覺得有一種阿媽呵護的感覺。特別是看到“她的表情洋溢了滿滿的幸福,似乎她那在遙遠漢地的阿媽啦,已經觸手可及”的時候,相信阿米心中也在想,自己的阿媽,是不是正在遙遠的天空中,伸出手,來輕輕撫摸自己的小臉龐?

  除此之外,西藏的自然景觀、民俗風情和得天獨厚的文化特質,也會讓人産生一種既神奇又充滿了魅力的情感。作品全景式描繪了西藏,書中的西藏元素,無論是俯視、仰視、觀光、獵奇、時尚、返璞歸真……西藏總能帶給去過、居住過甚至並未去過那裏的人們新鮮和興奮的感覺。由于藏族是一個崇尚靈魂的民族,民間甚至還有“靈魂如風”的說法,這本書無處不讓人感受或觸及到藏族特別是藏族孩子最質樸的靈魂,也讓中國的民族大融合不知不覺在內地、邊疆孩子的靈魂深處生根發芽。

  拉薩最著名的手工藝人集中地雪堆白,曆史悠久,底蘊深厚,這裏全是制作佛像、唐卡、藏式卡墊等各種西藏特色手工藝品的頂尖藝人。嚼著奶渣,天真、善良而又真誠、充滿愛心的藏族小男孩阿米,從小生長在遙遠的春天牧場,與摩啦(奶奶)相依爲命,但對雪堆白一直心存向往。卓瑪沒有任何一點私心,只是出于對流浪狗的關愛,天天到菩薩牆邊來給流浪狗狗們喂食,並爲它們解決一些現實問題。小說中洋溢著濃郁的藏地特色,不管是神奇的自然風貌,還是神秘的風土人情,特別是藏地特有的動、植物,都能讓小讀者大開眼界,增長知識,而且不知不覺地被藏地吸引,走進並渴望深入其中。

  人世間的情感,當然不只有美好的,還有著很多與美好相立的一面。《雪堆白與菩薩牆》對這一點也絲毫不回避。貪婪與醜惡,傳統與現代,也是生命之痛的一部分。在小說中,作者幾乎是直面了這些問題,鞭撻了貪婪與醜惡,反映了當前雪域高原上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之間的一些沖突,揭示了在滾滾商品經濟浪潮的沖擊下,雪域高原上人與動物生存面臨的一些困境。菩薩牆邊的流浪狗很多,但有一段時間,不知是出于什麽目的,卡巴(書中人物)開了一個流浪狗狗的收容所,所以,部分狗狗的生活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。不過,收容所裏面的狀況卻非常糟糕,狗狗們在裏面生活得比在菩薩牆流浪時更慘。之後,狗狗在卓瑪的幫助下,逃出了收容所。書中濃墨重彩地寫了一個反面人物——果覺欽莫啦以前的另一個徒弟卡巴。在剛跟著果覺欽莫啦學藝時,卡巴是一個很單純的人,但後來,他覺得果覺欽莫啦的一些處事原則他不能苟同,比如果覺欽莫啦以爲雕刻佛像就只能一心向善,不能以佛像來謀利等,對世俗的生活非常向往,忍受不了在雪堆白裏面清苦的生活,以爲這與佛像雕刻名家的身份很不相稱,所以,就離開了雪堆白,開始做生意,並且不擇手段地謀利。他與一些來到拉薩的不法商人勾結起來,除了倒賣佛像,還想方設法偷出了果覺欽莫啦最得意的“大白傘蓋佛母”。更令人厭惡的是,他竟然與那些不法商人合夥,在拉薩一農場開了一家餐館,這家餐館經營的竟然是爲人所不齒的狗肉生意。爲了解救狗狗們,手裏一直攥著一塊具有神奇魔力小石頭的阿米就在卓瑪的帶領下,和熱情而又直爽的小藏獒拉佳狄馬、濕潤而又充滿智慧的小牦牛瑪吉一起,與陰險、毒辣,無惡不作、充滿壞心眼的卡巴展開了一場場鬥智鬥勇的解救行動,並最終和狗狗們一起,沖進了那家餐館……爲了追求夢想,在卓瑪的幫助下,阿米和拉佳狄馬一起,曆經艱辛,沖破重重艱難險阻,面對卡巴和王胖子等壞人們無所畏懼,且勇敢抗爭,最終解救了那些可憐的流浪狗。看小說對卡巴和王胖子最後結局的描寫,也並不是爲了醜惡而醜惡、沖突而沖突,只是將醜惡和沖突作爲引子,從而深入揭示人性之美,爲高原文明譜寫一曲優美的贊歌。

  人世間最真摯的情感,其實是愛。愛也是人世間最美好、最迷人的情感。《雪堆白與菩薩牆》從愛著手,以愛爲橋,並以豐富的藝術形式,將愛孕育成一顆顆閃亮奪目的珍珠,搭建起了人類對人世間最真摯情感的向往,將對美好情感的追求,將作家自己的生命體驗,與少年讀者的精神世界對接,以試圖探索更爲豐富的美學風格,深耕于每位讀者的內心深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