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西藏網 > 讀書

《經典之門》:指引閱讀經典的路徑

2019-11-26 蘇俊林 北京日報


《经典之门》 华夏出版社

  隨著中國經濟的強勢發展,以及中國傳統文化的全面複興,讀經誦典已經蔚然成風。面對浩如煙海的文獻典籍,人們常常犯難:到底哪些典籍才能稱爲經典?普通讀者應該如何閱讀經典?

  華夏出版社新書《經典之門》的出版,可謂是恰逢其時。這套書由國學大師饒宗頤先生擔任名譽主編,由兩岸四地的學術名家攜手合作,精心編撰而成。中華書局(香港)有限公司曾出版“新視野中華經典文庫”叢書,彙集了中國古代哲學、曆史、文學、佛學、醫學等諸多領域的文獻典籍共55種書。華夏出版社將各書的《導讀》部分抽出、結集出版,成爲我們所見到的《經典之門》。

  哪些文獻典籍是經典 

  中国传统文化典籍汗牛充栋,而且思想庞博,流派众多。影响较大者有道家、儒家、法家、墨家、阴阳家、纵横家、名家、杂家与农家,加上西汉时期传入中国并逐渐本土化的佛教,有“三教九流”之说。各家学说虽“殊途同归”,但也“从言异路”,彼此之间差异甚大。譬如“列君臣父子之礼,序夫妇长幼之别”的儒家学说,与“不别亲疏,不殊贵贱,一断于法,则亲亲尊尊之恩绝”的法家思想,历来势同水火。同一学派内部也不乏诸说分立。韩非曾说:孔、墨之后,儒分为八,墨离为三。 即便是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之后,魏晋时代有玄学,宋明时期理学昌盛,清代的朴学也异常发达。诸家众说纷纭,典籍文献层出不穷。仅收入《四库全书》的典籍就达3500多种,可见典籍之多。众多的典籍文献中,哪些可以称为经典,哪些最值得我们去研读,是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。

  《经典之门》首先解决了哪些文獻典籍是經典的问题。

  《經典之門》分爲“先秦諸子篇”“哲學宗教篇”“曆史地理篇”“文學篇”4冊。其中,“先秦諸子篇”收錄了儒家、道家、法家、墨家、縱橫家、雜家、兵家的代表性典籍,“哲學宗教篇”則有易學、儒學、佛經和雜類,“曆史地理篇”分“曆史”和“地理經濟等”兩部分,“文學篇”有詩詞、小說、散文筆記、蒙學四類。

  “先秦諸子篇”以《〈大學〉導讀》開卷,“哲學宗教篇”以《〈周易〉導讀》爲首,“曆史地理篇”以《〈左傳〉導讀》起始,“文學篇”則將《〈詩經〉導讀》列爲第一,所收錄典籍無不是中國古代文獻中的經典之作。

  《經典之門》也並未局限于儒家經典。其不僅涵蓋儒、釋、道等諸子百家和宗教的代表之作,也有被譽爲“醫家之宗”的中醫典籍《黃帝內經》,以及有“家訓之祖”美譽的《顔氏家訓》,還包括脍炙人口的《三字經·百家姓·千字文》和《唐詩三百首》等童蒙讀物,甚至還收錄了探討在清末大變局中如何“安身立業”的處世奇書《圍爐夜話》。經、史、子、集,無所不包。書中所收錄的,並未局限于傳統學術中的“經學”著述,而是指曆史上那些經世流傳、被人們奉爲典範的文化典籍。對于讀者而言,《經典之門》具有“即類求書,因書究學”之功用。通過閱讀《經典之門》,可以清晰了解中國古代有哪些重要的文化典籍,爲人們有選擇性地閱讀經典指明了方向,是一部了解中國古代經典文獻的重要著作。

  提要鈎元,治學涉徑 

  《經典之門》也爲人們閱讀經典提供了有效的方法和途徑。

  清人王文清曾提出著名的“讀經六法”,即正義、通義、余義、疑義、異義、辨義,要求考證字義、通讀文章、引申擴展、提出疑問、區別差異、辨僞求真。“讀經六法”雖不無可取之處,但因時移勢遷,傳統的讀經方法已經不能滿足人們閱讀經典的要求。人們常見的“搖頭晃腦”式的誦讀對于兒童或許不失爲一種行之有效的方法,但對成人已不適用。

  人们不仅希望读懂经典的思想内容,还希望能了解思想内容之外的更多知识。《经典之门》充分满足了人们这种知识需求——不仅对各书的思想内容进行了高度概括,还对书籍的作者、版本流传甚至历史地位、后人评价等知识也进行了详细讲解。更为重要的是,诸如在《〈论语〉导读》等篇章之中,为了便于读者理解孔子的思想,对《论语》的时代进行了专门介绍。《经典之门》一书提纲挈领,“提要鈎元,治學涉徑”,为人们阅读经典指明了路径。

  客觀評論的批判精神 

  《经典之门》对经典文献的导读,并不是一味吹捧,也能看到某些思想的历史局限。如《〈论语〉导读》从“人文精神的发扬”“尚德传统的简例”“心性主宰的显现”三个层次肯定了《论语》的理論贡献,但也对其“尚德”而不“尚智”,男尊女卑的历史传统,以及儒家思想的现实功用等问题进行了反思和批判。这种客觀評論的批判精神,既是经典的题中之义,也是《经典之门》的可贵之处。

  《經典之門》還特別強調其現代價值,提醒讀者要警惕封建糟粕,注意汲取經典中的思想精華。香港大學饒宗頤學術館館長李焯芬先生所作的《序》中說:“書中的每一篇經典導讀,均是針對現代人對經典智慧的需求而寫成的,因此既具有現代視野,亦契合現代人的需要。”經典文獻中的思想可謂是“牛馬同槽”,精華與糟粕並存。經典文獻中的“政之所興,在順民心”的民本思想,馬革裹屍、效命疆場的愛國情懷,勇于任事、經世致用的處世理念,即便是在當今社會仍有重要價值。但是,那些原本已被社會抛棄的男尊女卑、三從四德等封建思想,現在亦有借傳統文化複興之機卷土重來之勢。此類的文化糟粕,經典文獻中並不少見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要把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標識提煉出來、展示出來,把優秀傳統文化中具有當代價值、世界意義的文化精髓提煉出來、展示出來。因此,我們閱讀經典一定要有所揚棄,學習其中的哲學思想,汲取曆史智慧,弘揚高尚道德,倡導符合現代社會價值的思想觀念。對于那些封建糟粕,要有警惕之心,並勇于批判。

  收錄內容有欠完整 

  當然,《經典之門》也有一些有待改進和商榷之處,其收錄各家經典數量不均,經典內容有欠完整。《經典之門》的“先秦諸子篇”中收錄了儒家的《大學》《論語》《孟子》《中庸》《荀子》,“哲學宗教篇”中收錄有儒學的《禮記》《孝經》《孔子家語》《近思錄》《傳習錄》,如果再算上儒家經典的《詩經》(入“文學篇”的“詩詞”類)、《周易》(入“哲學宗教篇”的“易學”類)、《左傳》(入“曆史地理篇”的“曆史”類),儒學典籍達13部之多。佛教經典也收錄了《心經》《金剛經》《佛說阿彌陀經》等6部。但是,陰陽家、名家、農家的著作典籍卻無一部收錄。這種典籍收錄狀況反映了古代文化的主流思想,比如儒家典籍較多是與其長期占統治地位有關,但這並不能完整反映中國的傳統文化,特別是先秦諸子的百家學說。陰陽家的五行相生、相克學說不僅對古代社會的國家政治和社會民衆産生了重要影響,即便在當今社會仍被人們用于起名等日常生活之中。名家、農家也有很多重要的經典文獻。遺憾的是這些並未納入《經典之門》中。

  《經典之門》或有需改善之處,或有可商榷之論,但瑕不掩瑜,其仍不失爲一部引導人們閱讀經典的重要之書——不僅內容簡練緊湊,邏輯層次清晰,而且文字通俗流暢,爲讀者進一步了解經典內容、掌握經典思想提供了極大方便,值得仔細品讀。